束缚之心

在北京四环有房有车有固定收入。
大学公寓,二手自行车,每个月60补助。

约调也很多次了,居然一个喜欢玩胶衣的都没遇到过,突然觉得有些可惜。我还是很喜欢胶衣的呢,那种紧紧的束缚感和光亮的皮革对我有一种迷之吸引力。

第一次约调

那时我刚来到北京,学校还在兔子不拉屎的沙河。高考后在如梦社区认识了第一个同好,都是东北人,不过我那时候断然是没有到别的城市去约调的魄力的……后来她上学路过北京,正好给了我们一个机会。我做了2个小时的地铁赶去北京站接她,两个人都羞涩的不行,立马暴露了经验不足……女生在去宾馆前一字一顿的说:我要是明天没回到寝室,舍友会报警的。我:……

到了宾馆,她衣服一脱:里面还有件连体泳衣……

不过嘛,和后来的经历比较来看,穿件泳衣或许也不错,给了S更多的想象空间。裸体的M也失去了自己所有的筹码。于是我开始给她上绳,先捆了一个龟甲,故意绕了一个很紧的股绳,接着上臂五花大绑,双手吊到快要接近脖子。她刚一喊疼,我就顺势塞进去了一个口球。接着腿部,大腿两道小腿三道,捆的整整齐齐,然后一个驷马接到双手的绳索上,女生一阵娇喘~

强迫症的我总是尽可能的把绳子绑的好看,这么一来花了我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候的时间。紧接着我把她往床上一扔,信守了自己承诺:除了捆绑,不再动她……= =我在旁边像欣赏艺术品一样,在这她自己折腾折腾了半个多小时,顺便自己解决了一下自己的需求。被放置Play的她一直在挣扎,企图摩擦自己裆部的绳子,很艰难的想让自己达到顶峰,可惜我绑的特别紧,临近高潮而不得的那种感觉,那种羞耻感和对欲望的矛盾,看着感觉都很爽~傻傻的我当时只知道承诺,一点没帮帮她……一个小时后,她浑身一软,一股热流流下,整个人摊在了床上……

也是这次调教让我学到:给人家解开前,把浴缸灌满热水,轻轻的安慰你的M,把她像宝贝一样抱在怀里,去感受她的幸福……BY THE WAY,要把M放趟的话,最好还是别用龟甲缚了,打结的地方会硌得很疼。之后她表示,浑身的束缚感,想伸手去自慰却毫无办法的感觉特别爽。不过我觉得当时如果有跳蛋,或者鞭子,哪怕是用双手给她的皮肤一些更多欲望的刺激,效果都应该会更好。

尤其是M,在第一次调教都特别担心S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,像小说一样从这个世界蒸发了。既想享受那种快感而又求之不得。对于这种,自缚其实是一种方式,以后有机会我来教教大家。不过找一个同好,真的会为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~事前做好了解,对方如果是学生、年龄相仿的职工,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出格的事情的,不然闹出事情自己也没法混了。约见面现在人多的地方见,也是一个保险。再害怕就穿着贞操带去吧……做好一些准备,你需要担心的真的没有那么多的~

再一次,SM不是变态,我们比其他人更能爽的起来罢了~

祝大家爽。